華夏本無獅,中國獅文化如何興起?
21 点技巧 公式

華夏本無獅,中國獅文化如何興起?

摘要:除了舞獅這樣的表演藝術,在我國民間建筑、造型藝術、娛樂乃至文學中,獅文化已經滲透到方方面面,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道獨特風景。

正月剛剛過去,在正月里,舞獅是一項必不可少的民俗活動。

除了舞獅這樣的表演藝術,在我國民間建筑、造型藝術、娛樂乃至文學中,獅文化已經滲透到方方面面,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道獨特風景。說來有些奇怪,自古華夏本無獅,獅子是域外傳來的一種異獸,卻如何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孕育出世界獨有的獅文化?

因為少見,所以成了祥獸

獅子的原產地在歐洲中部。200多萬年前的更新世時期,在德國南部、奧地利、匈牙利、前南斯拉夫、羅馬尼亞和巴爾干半島及多瑙河流域的河谷地帶,都曾經是獅的家園。在距今大約5.5萬年到20萬年的時候,它們的分布區向東南方向擴展,首先進入亞洲,然后分成兩支:一支向西通過埃及進入非洲,再穿過赤道地區,蹤跡遍及整個非洲大陸,進化成為現代的非洲獅各亞種;向東的一支則通過敘利亞、波斯,穿過中東,再進入印度,成為今天亞洲獅的祖先。

華夏這片土地上,自古并沒有獅子的蹤影,獅子是被人為引進的。最早引進獅子,還是要追溯到漢武帝派張騫通西域的那次著名事件。在我國史籍中,最早出現獅子的記載是《漢書·西域傳贊》,那里說到,獅子是張騫通西域之后作為“殊方異物”傳入中國的。

張騫通西域,打通了中國與西域各國之間的聯系。東漢順帝時,疏勒國王派使者到洛陽,向東漢朝廷贈送禮品,其中就有獅子。順帝見到這巨大而兇猛的野獸,頗感新奇,就命人把獅子安置在御苑內,加固鐵籠,還讓大臣們一起來觀賞。

漢代以后,獅子雖然通過人為途徑傳入中國,但多半作為貢品,數量極其有限,而且大多飼養在帝王宮苑之內,一般的平民百姓就只有耳聞,難得一見了。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一種祥獸文化,比如龍、鳳、麒麟等等。它們多半在現實世界中并不存在,被人們綜合現實世界中各種動物的形象,加以想象創作,成為一種吉祥的符號。獅子傳入中國以后,一方面有現實存在的影子,另一方面在日常生活中難以見到,加上它本身威武的形象很具權勢的象征,于是成了祥獸最佳的摹本。

獅子作為祥獸被人們加以藝術創作、表現,也是自東漢時期就開始了。我國早期的石獅往往設置在貴族墓前的神道兩側,用以驅逐邪惡、保護墓地。

從一開始,獅子作為一種祥獸符號,它的形象就加了很多想象的成分。有的在獅子的肩上增添一雙飛翔的翅膀,有的在獅子的頭上飾以單角或雙角,有的在獅身上飾以云紋和火焰紋。對這種以獅子為模本的祥獸,稱呼上也各有不同,有稱麒麟的,有稱辟邪的,有稱天祿的,有稱扶拔的,特別是南北朝時期,這種神瑞化的裝飾更為突出。

而隨著漢代以來印度佛教的傳入,更把獅子神化起來。佛經故事中記載:“釋迦牟尼誕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惟我獨尊,做獅子吼,群獸懾服。”獅子凌駕于百獸之上,具有了辟邪護法作用。

深入民間的玩具獅

建筑上的獅子多半是帝王、官宦和豪富們權勢的象征。不過,既然成了祥獸,獅子也不可能只為權貴專有。宋代以來,獅子在世俗化、程式化過程中,逐漸深入到民間,并多半以玩具的形式出現,為百姓們喜聞樂見。

陜西鳳翔的泥塑玩具獅是當地民間藝人按照自己的觀察和欣賞習慣,將傳說中的獸中之王與狗、貓的具體形象相結合,使獅子形象憨態可掬。這種獅子的造型夸張了獅子的大頭和眼睛,突出了一排大而白的牙齒。山東臨沂、濰坊的民間布制玩具獅子,頭部做得與身體一樣大,眼睛、耳朵、尾巴都做了充分的夸張。把一頭兇猛的獅子變成憨態可掬、稚氣橫溢的可愛形象。

北京的棕獅用泥塊做頭,用布片、排須做成耳朵和身軀,再施以彩繪,成為活脫脫民間舞蹈獅子的縮影。

廣東和福建的民間彩扎獅子,用彩色的布料、毛絨剪貼拼制,通體用金銀線刺繡,絨球點綴著獅頭,整個形象顯得色彩俏麗,活潑生動。

在陜北的綏德、洛川、米脂及關中的富平、澄城縣城鄉,流傳著一種放在炕上的拴孩子石獅,形狀不大,最大的不過30多厘米高,小的僅2至3厘米。這種炕頭石獅與當地群眾世代相傳的“保鎖孩子”的習俗結合在一起,小孩生下百日后,都要用這種炕頭石獅“拴”起來,小獅子可以鎮住邪氣,保佑孩子平安。形體較大的石獅,又有“穩”住孩子的作用,防止摔到地下。

民間獅子玩具的創作中,藝人們抓住了獅子的頭部特征,突出眼和口,讓人一看便知是獅子,做到了“神似”。獅子的身體上繪有花草,尾巴和雙腿采用“寫意”的方法表現,使獅子具有孩童天真、稚氣、健壯的意趣,為獅子藝術注入了浪漫的新生命。

最著名的守門獅

獅子以其威猛的外形,在中國文化中最著名的形象可能就是守護獅,特別是守門獅了。

在中國,獅子作為吉獸最初的職責也是守護,從東漢開始一直作為帝王公侯陵寢、宮殿的衛士。從宋代開始,獅子的形象逐漸世俗化,除了宮殿官府,私宅園林前也可以設置守護獅。

獅子的形象也被附著了官階、權力、等級等文化意義。清初頒布的《工部工程做法則例》,對設置守門獅曾有過規定,如一品官門前石獅的獅頭要有13個卷毛疙瘩,俗稱“十三太保”,一品官以下石獅的卷毛疙瘩,則要逐級遞減,每減一品就要減少一個疙瘩,七品官以下門前擺石獅即為僭越了。不過,這種限制很快便被廢止了,這是因為獅子在民間建筑上的應用已十分廣泛,很難加以限定了。

明清的守門獅都是雌雄成對,雙雙蹲坐門前,雄獅戲繡球象征權勢和一統寰球;母獅撫小獅象征子嗣昌盛,源遠流長。

北京是元、明、清三個王朝的建都之地,薈萃了中國封建社會古建筑中的獅子大成,其中尤以天安門大石獅最為著名。天安門大石獅前后排列,分為2對,共4尊。石獅的形貌相似,呈圓團狀,用漢白玉石雕刻。這4尊大石獅連座高3.4米,每尊重15噸。4尊石獅的頭頂都有13個疙瘩,這是當時的最高規格。這4尊石獅是中國明清獅子的典范,是北方獅的代表,時至今日,仍然是中國獅子藝術中的正宗。

從守門獅使用的材質上看,石質最為普遍,此外還有鐵鑄獅、銅鑄獅等。

宋代的寺廟祠堂、大型宅第和橋梁等古建筑中都把獅子作為主要的裝飾題材,臺基、柱礎、欄桿、抱鼓石、瓦當、欄板及其他建筑構件上都有獅子的身影在跳躍。最有代表性的則首推山西省的晉祠。

獅子在橋梁上裝飾始于何年,現在很難定論,北宋李明仲編纂的《營造法式》對建筑上的望柱欄桿應用雕刻獅子已有規定,說明最遲在北宋便有橋梁裝飾獅,留存至今的則以北京郊區盧溝橋上的石獅最為著名。

盧溝橋在北京郊區永定河上,大橋建于金代,橋長265米,寬9.3米,是我國北方最古老的大型聯拱長橋。盧溝橋的140個石制望柱及欄板等處都刻有形態無一雷同的獅子。北京有句歇后語:“盧溝橋的獅子數不清。”除裸露在外的石獅子外,在大獅子的肚下、背上還有不少時隱時現的小獅子,現在終于數清,總計485尊。橋上的石獅全都嬉戲活潑,充滿人性氣氛,作者所表達的就是以獅子的姿態來達到裝飾悅人的目的。

責任編輯:葉其英校對:李天翼最后修改:
0

21 点技巧 公式 幸运农场兑奖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 山东时时彩官方 冒险岛官网 四川快乐12计划网页 好运彩3d试机号 彩票网站源码 国标麻将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博洛尼亚vs卡利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