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發展,儒家文化重放熠彩
21 点技巧 公式

轉化發展,儒家文化重放熠彩

——二談新時代下的文化自信

孔子、孟子是儒家文化的杰出代表,是幾千年來歷朝歷代家喻戶曉、人人皆知的文化精神。儒家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體系中的璀璨明珠,它經受了歷史長河的考驗與洗禮,依舊在世界文化之林中熠熠生輝。發掘傳承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應當堅持文化傳承與文化創新的辯證統一,做到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去粗取精,去偽存真,讓古老燦爛的中華文明展現出不朽的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

攝圖網_400595643_banner

中國傳統文化最主要的載體是儒家經典,儒家學說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生生不息。它是中華民族文化中最為核心、最有特色、最具魅力和凝聚力的一部分,是中華文化之根源。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思想,是中國歷史上時間最長、影響最大的思想學派,歷來以思想文化方式對中國乃至世界文明產生著重大的影響。“從儒家經典中尋找解決現實難題的辦法”的觀點,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中外有識之士所接受。74位諾貝爾得獎者及工作者一致呼吁,人類若想在下一個世紀繼續享受美好的生活和發展,必須學習2500多年前的孔子儒家思想。

在人類進入21世紀,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每當談及傳統文化時,他常常把儒學作為代表、以儒家文化為例,引經據典,捭闔縱橫。他多次參加與儒家文化有關的活動,對孔子及儒家學說對增強民族文化自信的作用給以高度評價。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孔子創立的儒家學說以及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儒家思想,對中華文明產生了深刻影響,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一論斷,充分肯定了儒家文化在中國傳統文化和中華民族精神形成發展中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核心地位和作用,標志著我們黨對傳統文化的認識提升到了新的境界,為加強儒家思想文化挖掘闡發傳播,增強文化自信提供了重要遵循。

儒家文化起源于東周春秋時期,至今已有2500多年歷史,大致經歷了先秦儒學、兩漢儒學、宋明理學以及近現代儒學四個發展階段,形成了完整的思想體系。孔子在總結、概括和繼承夏、商、周三代文化的基礎上創立儒學,其本身就是一個開放性的學說。這里,僅截取孔子到荀子這300年,便可足見一斑。

春秋末期,鐵器牛耕的使用,提高了生產力水平。禮樂崩壞,封建制逐步確立。在這社會急劇變革的時期,一些學者、思想家從不同的角度和立場出發,對社會變革提出不同的看法和主張。在儒家學說中,孔子創立的“仁”學,把“仁”看作道德修養的最高境界。他將“仁”亦即群體和諧當作社會治理活動的總目標,以“禮”亦即等級制度作為實現這一總目標的方法,確立“重禮義、行仁政”的總方針,由此形成的倫理政治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到了戰國時期,諸侯國之間的兼并戰爭愈加慘烈。以弘揚孔子學說為己任的孟子,在率眾弟子周游列國途中,看到連年戰亂給百姓帶來的沉重災難,深感民眾之苦和統治者以民為本的重要性。孟子說:“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孟子·離婁上》)。只有實行仁政,才能結束列國紛爭的局面。為此,孟子將孔子“仁”的學說由倫理道德規范提升為治國之道,提出了一種理想國家的范式——仁政,強調統治者要重民、親民、富民,體恤民生,并將重民思想推向高峰,進一步發展了儒家學說。

在實現群體和諧的基本途徑上,孔子主張用等級制度規范人的行為,以實現“禮”的目標。“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論語·顏淵》),這也是儒家長期奉行的禮治觀。而荀子則站在人類社會整體的角度來論述“禮”的正當性,他認為社會混亂局面是人性的“惡”造成的。“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求,求而無度量分界,則不能不爭”(《荀子·禮論》),人們的相互爭斗必然要打破整體和諧。荀子按照當時的社會實際,改造了孔子的禮治思想,形成了以儒家禮義仁政為主,法家法治耕戰為輔的全新思想體系。主張用制度化的“禮”,約束人的非份之想,保護人的正當需求,以避免人類社會在經久不息的混亂中滅亡。

為此,荀子重新規定了“禮治”內容。首先,他繼承了孔子關于“禮”是等級制度的觀點,但反對區分貴賤高下,主張依據個人能力,特別是功勞的大小劃分等級,“然后使愨祿多少厚薄之稱”。其次,荀子借鑒了法治觀點,主張“以善至者待之以禮,以不善治者待之以刑”(《荀子·王制》)。對服從統治的人給予等級的保護,對不服從的予以法律制裁,并強調禮法并用并不意味著兩者地位相當,“禮者,法之大分,類之綱紀也,故學至乎禮而止矣”(《荀子·勸學》)。在荀子看來,法是用來維護禮的工具,禮是立法、執法的指導思想。唯有這種兼用法律手段的禮治,才是天下大治有效途徑。由于荀子的觀點符合社會實際,因而備受秦漢人的推崇,廣為流傳。因此,當今黨領導下的立法、執法、監督,這是黨領導的根本要求。

兩千多年以來,儒學經歷了百家爭鳴的盛世,也曾受到過外來文化的沖擊。在歷史的滄海浮沉中,儒家思想始終是中國思想文化的中流砥柱。儒學創建伊始,就非常注重不斷吸收融合其他各家思想來發展自己,因而在諸子百家爭鳴中脫穎而出。秦始皇統一六國后,采納丞相李斯的建議,實行野蠻的“焚書坑儒”政策,使儒家思想遭到嚴重破壞。在漢朝儒學第一次走向輝煌。在漢末魏晉時期,由于玄學和道教興起,儒家學派受到沖擊而使儒學走下坡路。盡管儒學的正統地位仍保持著,但已失去了壟斷地位。宋王朝統一天下后,伴隨程朱理學應運而生,新儒家出現,儒學發展達到頂峰。清朝中期以后,程朱理學受到批判,儒學陷入衰微。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后,伴隨改革開放的進程,我國開始對儒家思想文化進行“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儒學的影響在社會生活中日益顯現,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重視。全球興起學習中文、學習中國文化熱,孔子走向世界。同時,“新儒家思潮”從海外傳入,刺激并促進了大陸新儒學的再生,其思想引發強烈爭議。

責任編輯:劉媛校對:周艷最后修改:
0

21 点技巧 公式 山西快乐十分基础走势 3d最新杀号永不错 江西新时时开奖记录 vr赛走势图 分分彩胆码技巧 vr3分彩怎么看走势 新时时二星组选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大乐透宝典视频直播 100期3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