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電影搖籃”精神  助力東北全面振興
21 点技巧 公式

弘揚“電影搖籃”精神 助力東北全面振興

——中央文史研究館長春電影調研側記

摘要:長春電影制片廠曾創造了新中國電影史上不同類型影片的“七個第一”,創作生產故事片1000多部,譯制外國影片1000多部,向全國輸送優秀電影人才2000多名,是名副其實的“新中國電影的搖籃”。《白毛女》《平原游擊隊》《董存瑞》《上甘嶺》《五朵金花》《劉三姐》《甲午風云》《冰山上的來客》《英雄兒女》《人到中年》《開國大典》《重慶談判》……一部部新中國銀幕經典歷久彌新。

一年之計在于春。2019年2月18日(正月十四)下午,在濃濃的節日氣氛里,中央文史研究館調研組來到新中國最早的電影制作基地——長春,就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東北三省考察時關于全面振興東北重要講話精神,圍繞“‘電影搖籃’與東北振興”開展專題調研。調研組由馮遠副館長帶隊,館員李前寬、程大利、梁曉聲、陳平原,特約研究員劉謙,著名導演肖桂云等組成。

搖籃巡禮  征程回望

2019年2月19日一早,調研組一行來到赫赫有名的長春電影制片廠。郭沫若題寫的廠名、巨型毛主席雕像、“工農兵”廠標,頓時喚起人們色彩斑斕的光影記憶。

在吉林省委宣傳部、省文史研究館、長影集團有關領導陪同下,調研組步入長影舊址博物館。長影博物館在老廠房建筑基礎上改建而成。1945年,日本戰敗,我黨接收滿映,成立東北電影公司,標志著人民電影事業的正式開篇。1955年,東影更名為人們熟悉的長春電影制片廠。一幀幀影像、一幅幅圖片、一段段文字、一件件實物,講述著長影70多年艱辛而又輝煌的創業發展史。長影曾創造了新中國電影史上不同類型影片的“七個第一”,創作生產故事片1000多部,譯制外國影片1000多部,向全國輸送優秀電影人才2000多名,是名副其實的“新中國電影的搖籃”。《白毛女》《平原游擊隊》《董存瑞》《上甘嶺》《五朵金花》《劉三姐》《甲午風云》《冰山上的來客》《英雄兒女》《人到中年》《開國大典》《重慶談判》……一部部新中國銀幕經典歷久彌新。

看著一幅幅熟悉的電影海報,馮遠副館長非常感慨,他說:“我們都是看著長影的電影和譯制片長大的,無數親切鮮活的銀幕形象、膾炙人口的經典臺詞和耳熟能詳的電影音樂銘刻心底。70多年來,長影為時代的發展進步不斷注入主旋律的正能量,影響了幾代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成為人們永不褪色的紅色記憶。其本身也是新中國文化建設偉大成就的重要組成部分。”

調研課題負責人李前寬館員談起長影如數家珍。1964年,剛剛邁出校門的李前寬走進長影大院,開始了他的電影生涯。1981年以來,李前寬與肖桂云這對影壇伉儷,聯合執導了《佩劍將軍》《開國大典》《重慶談判》等多部經典影片。作為長影人,李前寬先生曾動情地說,長影誕生在革命戰爭年代,經歷過戰火的洗禮,有著深入骨髓的紅色基因,承擔著黨和國家賦予的神圣使命,書寫了屬于黨和人民的時代榮耀與輝煌。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進入新時代,在電影業蓬勃發展的大時代背景下,長影繼承發揚“電影搖籃”精神,做強主業的機遇已經到來。要用作品說話,重振長影雄風,助力東北全面振興。

長影“小白樓”展廳吸引了梁曉聲館員的目光。看著老舊的木質辦公桌、高高摞起的舊報紙、書柜內滿滿的劇本清樣,他仿佛回到了35年前。1984年,梁曉聲館員的小說《今夜有暴風雪》獲得了全國最佳中篇小說獎。同年,長影將這部作品改編成同名電影,他第一次走進著名的“小白樓”。“小白樓”位于廠區東南角,現在看來顯得有些冷清,但幾十年前卻名噪影壇,曾云集眾多有名的劇作家、作曲家和詞作家,見證了長影獨立電影劇本創作風格的形成和發展,許許多多膾炙人口的電影劇本和影視歌曲從“小白樓”的書桌案頭,走進攝影棚,走上大銀幕,走進人們心里。

小白樓

匯聚眾智  把脈長影

北國春城,華燈初上。元宵佳節萬家團圓之夜,關于長影創新發展的座談會已進行了四個小時尚未結束。座談會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張志偉主持,調研組與吉林省文史研究館、參事室、電影家協會、動畫學院、長影等單位領導和專家參加。

長影集團總經理李慶輝介紹了長影近年產業發展和主旋律影片拍攝的情況。他說,長影集團1999年組建成立,積極探索并實施主業創品牌、產業促發展的“兩輪驅動”戰略。在產業上,設立了長影電影頻道,建設電影主題公園——長影世紀城,把老廠區改造成電影博物館、藝術影院、電影主題音樂廳等,在海南打造超大型電影產業園區。在電影主業上堅持把主要精力放在主旋律題材創作上,《索道醫生》《老阿姨》等多部影片獲得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商業片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績。長影面臨老廠退休人員補貼負擔較重、國企經營機制制約、沒有海外影片進口權、電影投資風險高、人才流失嚴重等困難,希望能夠獲得國家在資金投入、電影進口發行權等方面的支持,建立合理的電影投資容錯機制。

吉林省電影家協會副主席宋江波,希望國家對重點主旋律影片有幅度比較大的支持政策,對長影的紅色文化進行搶救性地挖掘和保存。曾在長影工作的編劇王霆鈞也提到搶救長影文史資料的緊迫性。吉林省政府原參事李鐵建議使長影在東北文化產業發展、東北亞文化貿易上發揮領軍作用。

李前寬館員說,長影的“搖籃精神”是什么?就是為了國家和人民,不畏艱險,敢為人先的創業精神。今天的條件比那時候好得多,我們要有充分的文化自信,發揚“電影搖籃”精神,用好長影的金字招牌,挖掘歷史積淀,整合優勢資源,打造精品項目,拿好作品說話。主旋律作品是我們長影的看家本事,要抓一些有影響力的主旋律作品出來。這么大一個廠,一年沒有十個、二十個片子撐著不成。要有排炮效應,拍電影也不可能百發百中。

梁曉聲館員對主旋律電影創作提出自己的思考。他說,不只長影,國有電影廠都很艱難。“主旋律”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僅限于英雄模范人物?如果這樣就變成所謂的“絕主”了。今天,全世界都把電影定義為帶有藝術特征的商品。我們也要有一個更包容、更開放的電影概念,思維可以開闊一點。

陳平原館員也認為對主旋律的理解應該拓寬,只要立場沒問題就是“主旋律”。學者、科學家題材一般戲劇性不是很強,硬要把他拍成故事片,效果不會好。他批評電影大制作趨向像賭博,同時丟掉了先鋒性、實驗性,不符合藝術規律,建議長春設立小制作電影獎。他還提出通過走進課堂盤活老電影資源,委托高校文史專業整理長影檔案資料等建議。

程大利館員強調電影作為內容產業,前提是尊重電影藝術規律,根本上還是要把故事講好,要有趣味,讓人愛看。要解放思想,發掘人性美、能感動人就是正能量,不能表面化地圖解形勢、圖解政策。要善于利用資源,比如建設博物館、編輯老電影圖文書等,有些老電影也是可以翻拍的。

肖桂云導演強調主旋律電影的藝術性問題。她說,有了藝術才有生命力,才會有人看,才能宣傳出去。如果為了宣傳而宣傳,為了完成任務來拍攝,一定是沒有觀眾的。作為長影人,她激動地說:“長影這個陣地前人打下來不容易,如果丟失了,我們就是歷史的罪人!”

劉謙特約研究員提出要抓住機遇,利用文化產業“口紅效應”,振興長影。建議拓寬長春電影產業鏈,健全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管理機制,設立長春電影發展基金,學習國際先進的電影經驗等。

馮遠副館長總結指出,我們確實面臨一個新的歷史時代,回頭路沒有了,要解放思想,揚長避短,化解矛盾,迎接挑戰,謀求發展。要用好長影這塊金字招牌,挖掘長影歷史文化資源。要解放思想,開闊思路,正確把握主旋律題材創作,只要是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就應該是主旋律。要有經營思路,要研究市場,精心策劃本子,多渠道籌措資金,聚天下人才而用之。要立足吉林,立足東北,還要面向全國,面向世界,打造東北亞藝術文化交流合作平臺。真心希望長影有一個非常好的發展前景!

責任編輯:劉媛校對:周艷最后修改:
0

21 点技巧 公式 股票融资后会什么走势 彩票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购买技巧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金牛娱乐下载 排列五走势图2012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视频 福彩开奖2017131 双色球投注大奖(组图)